“五眼”国家悄然向企业要求政府能够获取到加密的数据信息

2018-09-05 16:27:46 2 587

华盛顿 - 特朗普政府及其最亲密的情报合作伙伴悄悄地警告技术公司,他们将要求“合法访问”所有加密的电子邮件,短信和语音通信,如果私营公司拒绝自愿提供信息,政府则威胁要强制使其同意遵守政府的这一决定。




      华盛顿 - 特朗普政府及其最亲密的情报合作伙伴悄悄地警告技术公司,他们将要求“合法访问”所有加密的电子邮件,短信和语音通信,如果私营公司拒绝自愿提供信息,政府则威胁要强制使其同意遵守政府的这一决定。

      在上周发出“充满威胁”的信息是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组成的“五眼国家”发布的,所谓的五眼国家是就是这五个国家之间广泛的共享交流情报。总的来说:其实就是他们对加密应用在手机上的传播以及通过社交媒体发送加密消息没有丝毫办法,最重要的是,它们还在是Apple的iPhone上发布的应用。(iPhone难以被破解并且从设计到发布从未考虑过植入后门与预留后门的机会)。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这个问题一再爆发,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B·科米警告,有些执法官员正在”走向黑暗“,这是因为有些坏人(间谍or恐怖份子or犯罪份子)依靠加密渠道来讨论或策划犯罪活动或恐怖阴谋。但即使在澳大利亚召开会议之后,特朗普政府对此问题也几乎没有提及,这是因为该会议的要求是在五国的联合声明中发布的。

     “那各国政府是否应这样下去继续遇到障碍并且无法解决,无法合法获取有助于保护我们国家公民的信息呢?”

      联合声明说:“我们可能会采取“技术”,“执法”,“立法”或“其他措施”来实现合法的准入解决方案。”

     周三,两家主要社交媒体公司的领导人,Facebook的Sheryl Sandberg和推特的Jack Dorsey将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就阻止俄罗斯和其他大国的选举干涉作证。社交网络也有望回应共和党的指控,即他们的公司和其他人利用他们的平台来强调具有自由偏见的新闻媒体来源。但是,在苹果逐渐开始加密其手机上的更多数据之后,这五个国家的新要求可能会重新引发一场夺取华盛顿和硅谷的争论。

   争议的核心是苹果,Facebook,谷歌和其他人是否应该被迫为其产品提供“后门”,使政府调查人员能够通过法律命令获得所有通信数据。

   目前还不清楚国会能否愿意接受技术公司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与表现,特别是因为更多的公司和公民正在转向加密来保护敏感的对话和财务转移。

   普通美国人 - 包括特朗普总统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 - 也越来越多地使用加密的应用程序进行微妙的对话,以防止政府或其他人的监控。

   周二,主要国会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没有收到关于澳大利亚新的内部通知,并进行了询问他们如何制定规则,如何提供对所有加密通信的访问。

   而参议院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该内部通知目前暂时无法执行。

   Facebook和谷歌同样感到惊讶,并质疑,对于不遵守规定的公司,政府将采取何种措施。

   Facebook没有直接评论该内部通知,但将问题提交给 5月份发布的公开博客,解释了该公司的加密政策,以及为什么它不想创建后门。

   “网络安全专家已多次证明,不可能创建任何无法被坏人发现并被利用的后门,”Facebook在博客文章中说。“这就是为什么弱化加密的任何部分都会削弱整个安全生态系统。”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要求,2015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的苹果公司拒绝解锁其中一名攻击者使用的iPhone的部分原因引发了争议。一年前,科米先生引用了关于加密应用程序的“担忧”他这样形容:苹果公司明确地营销某些东西,让人们超越法律,使人们无法被监控被限制。”

   作为回应,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认为,一旦电话或信息系统被设计为允许合法访问,那么来自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和其他地方的黑客就会利用这一漏洞来获得撬开他们的方式,摧毁为保护隐私的设计,到时苹果手机将会成为所有国家都可以随意进入的盒子。(// 翻译为这种成熟的想法点赞)

   “我们的工作就是为苹果的客户提供能够锁住你的东西的工具,”库克先生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说。

   他曾经试图说服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说没有安全的技术方法来制造后门,但没有成功 — —||。所以之后Apple故意不保留解锁这些通信的密钥,因此他们就可以告诉调查人员或法院,他们是无法满足访问要求的。

    因此,即使奥巴马先生离开白宫的办公室后,却还是依然没有解决政府能够强迫介入公民的加密通信数据的问题。到了今天特朗普先生和他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现出了一致,都将支持给予政府强制执行的权利。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Facebook官员表示,毫无疑问澳大利亚的所制定的内部文件是政府官员和硅谷之间因访问人们私人数据而不断升级的战争的一部分。



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8/09/ ... encrypted-data.html
翻译的不太好,多多指教,也是想让各位知道有个五眼,知道国外公司对于个人隐私的一个保护。

关于作者

评论2次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