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法之开设赌场2【T00ls法律讲堂第三十八期】

2020-10-30 14:06:45 0 153

对于将资金直接或间接兑换为虚拟货币、游戏道具等虚拟物品,并用其作为筹码投注的,赌资数额按照购买该虚拟物品所需资金数额或者实际支付资金数额认定。

案例参考:2010年7月12日,被告人乐清权、陈为俊、乐晓汉(三人为股东)在杭州市西湖区翠柏路7号419室注册成立杭州迅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狐公司),经营联城游戏网站。其中,乐清权持有40%的股份,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负责游戏开发;陈为俊持有30%的股份,负责客服管理和业务联系;乐晓汉持有30%的股份,负责人事管理和宣传推广。

联城游戏网站经营期间,被告人陈某乙、李某、江某作为迅狐公司的技术人员,受被告人乐清权指使分别负责赌博游戏的开发、网站维护等工作。在明知联城游戏要求玩家以“银子”为筹码进行游戏,并由银商点实现游戏币与人民币兑换的情况下,仍然为网站完善及持续运营提供技术支持,并从中获取高额收入。

被告人陈某甲及林进科(在逃)受被告人陈为俊雇佣,帮助陈打理位于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望月公寓茶花苑2幢2单元401室的方正财富银商点的事务,包括传授客服人员工作方法、查阅该银商点的账目、将该银商点的获利转交给被告人陈为俊等。被告人刘某、陈某丙、傅某、郭某甲、夏某甲等人受被告人陈为俊、陈某甲雇佣,充当客服人员,明知方正财富银商点为联城游戏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实现“银子”与人民币之间的顺利兑换,仍然24小时轮班,通过互联网与游戏玩家联系进行“银子”的出售和回收。

被告人陈为俊、乐晓汉共同建立位于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望月公寓茶花苑4幢2单元402室的信运财富银商点后,被告人陈某甲负责教授客服人员如何进行出售和回收的操作。被告人黄某甲明知信运财富银商点是为联城游戏网站进行“银子”的买卖,仍出面租房、办理宽带网络、提供银行卡、雇佣客服人员。被告人黄某甲还在杭州市西湖区天虹公寓1幢3单元204室帮助联城游戏网站进行机器人账号的上庄工作,以吸引更多的玩家参与游戏,并从中获利人民币52500元。被告人黄某乙、乐某甲、乐某乙、黄政(已判决)等客服人员,明知信运财富银商点是为联城游戏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实现“银子”与人民币之间的兑换,仍然24小时轮班,通过互联网与游戏玩家联系进行“银子”的出售和回收。

2010年7月至2013年6月期间,迅狐公司提供给玩家进行赌博,接受投注的赌资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6501701.66元,其中,方正财富银商点交易总额为人民币20576638.3元,信运财富银商点交易总额为人民币5232545元,迅狐公司官方支付宝账户收到的充值费人民币54794.8元、易宝公司打款给迅狐公司账户的充值费人民币555289.76元以及齐顺公司打款给迅狐公司账户的充值费人民币82433.8元。被告人陈为俊按照三个股东的投资比例分配网站的盈利,方正财富银商点的盈利则归被告人陈为俊个人所有,信运财富银商点的盈利则归被告人陈为俊和乐晓汉二人平分。在工作期间,被告人陈某乙获利人民币724010.71元,被告人李某获利人民币742019.54元,被告人江某获利人民币137038.9元。被告人刘某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501496.5元,被告人陈某丙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9999887.6元,被告人傅某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14934210.6元,被告人郭某甲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4646456元,被告人夏某甲工作期间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1590544元。被告人黄某乙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5232545元,被告人乐某甲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4674270元,被告人乐某乙帮助收取赌资人民币4449071元。

案发后,被告人陈某丙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规则提要:对于将资金直接或间接兑换为虚拟货币、游戏道具等虚拟物品,并用其作为筹码投注的,赌资数额按照购买该虚拟物品所需资金数额或者实际支付资金数额认定。

法律观点:乐晓汉及陈为俊、乐清权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开设赌场供他人赌博;

李某及陈某乙、江某明知是赌博网站,而提供软件开发、技术支持等服务;

陈某甲、黄某甲明知是赌博网站,而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

夏某甲及傅某、陈某丙、黄某乙、郭某甲、乐某甲、乐某乙、刘某明知是赌博网站,而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其中乐晓汉、李某、夏某甲及陈为俊、乐清权、陈某甲、陈某乙、江某、黄某甲、傅某、陈某丙、黄某乙、郭某甲、乐某甲、乐某乙属情节严重。

在共同犯罪中,乐晓汉及陈为俊、乐清权系主犯;李某、夏某甲及陈某甲、陈某乙、江某、黄某甲、傅某、陈某丙、黄某乙、郭某甲、乐某甲、乐某乙、刘某系从犯,应予减轻或从轻处罚。

陈某丙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

关于作者

评论0次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  注册